纳粹第一次入藏

方新教授道:“没错,我认为这就是当年福马从古格密室里取走的其中一个匣子,后来辗转落到了德军手上。下面注解是德文,我问过专家了,那个三角形是希姆莱黑魔法城堡的标志,说明希姆莱在黑魔法城堡对它做过研究。除此之外,你带回的资料中再没有别的对这张照片的介绍了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导师是说,我们得到的资料并不完整?那我们是否再联系普利托夫一次?”

“晚了。”方新教授淡淡道,“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什么!”卓木强巴大惊。

方新教授道:“你应该想得到的,他与你们交易被人家盯上了,肯定难逃厄运。倒是不知道他透露出多少交易内容,不过就算透露出去也没关系,说不定那些大一点的组织早就查到这部分消息了,只是我们不知道需要补充这方面的内容而已。这些资料我们一起研究,里面涉及很多二战纳粹掌握的有关帕巴拉——他们称做沙姆巴拉的信息;里面还有许多与帕巴拉无关的信息也要注意,那个西尔·莫金所涉及的内容,就与沙姆巴拉毫无关系。”

卓木强巴点头,方新教授顿了顿又道:“这里面还有个问题,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。”他倒回拍摄录像,只见录像中教授道:“这里有道门,用塑胶炸药把这里炸开,别,别放太多炸药。”

方新教授指着画面道:“看到没有,我们进入石室时,这道门是堵上的。如果是福马取走了这里的东西,当时的古格就是一个无人的不毛之地,他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扛着宝物离开,为什么要小心地将这道门封堵起来?”

卓木强巴想了想,道:“说不定是见到了什么诅咒或是警语,诸如‘如果打开这道门,灵魂就会被诅咒’之类的吧!”

教授赞许地点头道:“没错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好了,这个等以后资料多了再研究。再来看看这个,这些是我打印出来的照片……”

方新教授扬了扬手中厚厚一摞黑白照片。卓木强巴接过,只见照片上大多以雪山和大草原为背景,照片的主角大多是形形色色的藏民,还有部分照片是在寺院里拍摄的。那些背景和寺院,卓木强巴一看就能分辨出这是在西藏拍摄的,他一张一张地翻阅,道:“这些是……”

方新教授道:“这就是吕竞男反复提到的,塞弗尔探险队拍摄的照片。1938年,这支探险队由希姆莱推荐、希特勒批准,是纳粹第一次入藏探险小分队。”

卓木强巴奇怪道:“怎么大部分都是……”

“藏族同胞,是吧。”方新教授接着道,“你别忘了他们此行的目的。塞弗尔探险队是为了寻找他们雅利安人的先祖才来到西藏的,他们的主要目的,是研究西藏的人种和他们雅利安人种的区别,所以拍摄了大量的藏族照片。他们还测量藏民的头围、身高、臂长,观察发色、肤色、瞳孔虹膜等实验,但是,这些都只是一些明面上的东西。你仔细看完全部照片就不难发现,他们所做的这一切,都不过是做做样子,走走形式,这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哦?”

方新教授道:“后面还有许多张,是塞弗尔小分队自己拍的或是与当时贵族合影的照片,仔细看那些照片。”方新教授从一侧捋了捋整摞照片,捏住最后几十张对卓木强巴点点头。

卓木强巴跳过前面的照片,看了看塞弗尔小分队成员的照片,很快就发现了问题,道:“这些照片,怎么都像是裁剪过的?有些照片边缘明明还有人,却只拍到一半,还有,这些人的表情……总感觉怪怪的。”

方新教授道:“不错,不是他们表情怪怪的,而是他们的视线聚焦怪怪的。你注意没有,他们拍照片时与我们平常拍照时不同,似乎都没有看摄影师,而是在看别的什么地方,有好几张照片都是如此。这张,与锡金贵族合影的;还有这张,与土司合影的;这张全家福就更不用说了,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没注意到摄影师。至于你说的照片经过裁剪,我认为不像是裁剪,而是拍照的人有意没将边缘的人拍进去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