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巴拉家族

“猜想?”卓木强巴心中一愣,旋即明白,塔西法师的职位太低,他也没有办法了解整个事情的始末,大多内容都是听长老说的,所以不知道的事情,也就只能猜想了。“那么,莫金和十三圆桌骑士,又是如何联系上的呢?”卓木强巴询问。

塔西法师道:“你不觉得莫金的身份,和十三圆桌骑士的其余成员很相似吗?他突然出现,以前的身份却十分神秘,而且有极好的身手,对特种作战有相当的研究,更关键的是,他出现以来,私下秘密从事的,也是盗墓。”

卓木强巴想了想,道:“也有偶然巧合的可能性。”

塔西法师道:“还有一件事,你听了就知道了。十三圆桌骑士出现以来,总是咄咄逼人,他们想要的东西总是势在必得,从来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脚步,不过在帕巴拉这一件事上,他们却屡屡受挫。这个组织,也算相当了得,是越挫越强,如果哪次损失了人手,过两三年,他们又能凑齐十三个人,再来西藏。每次他们都是来势汹汹,突然出现,一旦离开西藏,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们与他们交手多次,却始终摸不清这个组织的底细,他们的规模有多大,训练基地在哪里,人员的构成和分布,完全不知情。但就在大约八九年前,这个组织好像完全放弃了帕巴拉,再也没出现在西藏了。”

“八九年前……”卓木强巴心中一动,“那不正是……”

塔西法师道:“不错,那正是莫金横空出世的时间。你依然可以说这是个巧合,但是别忘了,莫金身边还有个灰衣人,据亚拉法师提供的资料,他极有可能是名操兽师。而十三圆桌骑士里面,正有操兽师,那些与他们交过手的密修者,有不少都在操兽师的手下吃过大亏。如果这名操兽师,在社会中伪装的身份是那名动物学家索瑞斯·卡恩的话,那么,他第一次发表论文引起学界轰动时,也正是八九年前。在这之前,他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动物研究员,甚至可以说,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。”

卓木强巴迟疑道:“这……”

塔西法师又道:“而我们也一直很奇怪,十三圆桌骑士组织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突然放弃帕巴拉。直到你们从美洲丛林归来,我们才得知一个可能的真相。”

“可能的真相?”卓木强巴又迷糊了,开始回忆在美洲丛林经历了什么?他首先想起的,竟然是那句巴巴-兔给他的警告——“看不见的敌人,才是最可怕的”。随着这句警告,想起了巴巴-兔,想起了库库尔族的村落,那杀人蜂、洪荒、白城。但这些似乎和十三圆桌骑士以及莫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,怎么扯到一块去的呢?他集中精力,仔细地听下去。

可是接下来塔西法师说的话,立刻让卓木强巴想到了很多,有明悟的,也有惊喜的。“你们最后抵达的那处,阿赫地宫里的珍宝都不见了,而且最后一道石门上,七个钥匙孔里,已经插入了五把钥匙,所以,阿赫地宫是被盗过的,对吧。里面有很多机关,听说进去的游击队几乎死光了,对于亲身经历过的你,应该深有感悟吧。但是同时,莫金身边的那个灰衣人,他很准确地找到了地宫的最核心处,并且知道如何用钥匙打开那道门。种种迹象表明,他曾去过那里,他甚至很清楚,最后那扇未被打开的门后面,有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见卓木强巴张口欲言,塔西法师不停歇地说道:“而且,亚拉法师在食人族里救出的那名奴隶,更加印证了我们的猜测:正是八九年前,他和他的另外十二名伙伴,穿越重重险阻,前往那座地宫冒险,但丛林里的危机比他们想象的还可怕,他们还未抵达地宫,就折损了不少人手。因此,所有的事件联系起来就很清楚了——十三圆桌骑士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,寻找帕巴拉的线索有可能出现在南美洲,所以他们匆匆离开西藏,前往阿赫地宫。结果,那一次他们损失惨重,很可能只有莫金和索瑞斯两人活下来了,而且他们到底没能打开最后一道石门。那次行动,肯定给他们留下了惨痛的教训,并让他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无法恢复。直到近两年,莫金才缓过劲来,又开始寻找帕巴拉,不过他的同伙,再也不是十三人,只剩下一个人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