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金猜想

吕竞男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岳阳身上。只见岳阳左手捻起整叠资料边缘,一页一页地落下,突然,他的目光停留在达杰的照片上,左手猛地收紧,似乎唯恐资料被人夺去,瞳孔霎时放大又缩紧,虽然强力克制着,但牙齿还是发出了“咯吱咯吱”的研磨声。吕竞男心中一动,暗道:“果然是他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可是,他用这种铁血统治手段来控制一批亡命徒,就不怕他手下造他的反?”

吕竞男收回心思,答道:“这正显示了莫金这个人的厉害和可怕,也就是说,他的手下全都认为,他们的能力和思维,都远远不及莫金这个大老板。要想造他的反,除非你的能力强过他,或者有能与他匹敌的能力。我想,刚开始一定也发生过亡命徒的暴乱,但是莫金却活得好好儿的。”

这时,岳阳开口道:“教官,这份材料,我可不可以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吕竞男断然道,“这份材料,暂时还不可以泄露出去。你知道规矩,除非那些新队员的最终名单确定下来,才可以告诉他们对方的资料。”

岳阳默然不语。吕竞男道:“你可以出去了。对了,请塔西法师来一下。”

岳阳留下资料返身出门,心中涌起的不是刻骨的疼痛,反而是一阵狂喜。那个声音从心底深处升腾上来,在脑海中盘旋,渐渐扩大着音量:“找到他了,找到他了!找到他了……”

达杰,男,33岁,青海藏族。擅长:伪装,堪破机关,解剖。

每一个字都清晰地印在岳阳的脑海里,连上面手写的笔迹,字体都清晰可辨,仿佛那是刻在他骨头上的。

岳阳出门后,吕竞男才对卓木强巴道:“这份资料上明确地提到,要注意一个叫马索的人。这个人没什么本事,但却深得莫金的信任,常常跟随莫金左右。卧底的同志提醒我们,要得到关于莫金更多的资料,可以从这个人下手。”

卓木强巴“哦”了一声,在资料上翻找。吕竞男道:“这上面没有他的资料,他的身份和莫金一样隐秘。从另外的材料分析,这个人胆小怕事,本身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,最擅长的莫过于拍马溜须,但他却是留在莫金身边最久的人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原来如此。可是,如果他经常跟随在莫金左右,那么我们不是连他的行踪都掌握不了么,又怎么能对他下手?嗯,这个是?”他又翻到一页资料,上面却没有了照片,只写着:狐狼,擅长一切野外生存和战斗技巧,年龄身份不详,疑是高阶特种兵出身。

吕竞男解释道:“这是狐狼,就是可可西里狐狼组织的头目,这个人极难接近,警觉性极高,所以无法暗中拍摄。卧底的同志给出了高阶特种兵出身的怀疑,就表示,他认为,这个人,至少有特种部队队长的能力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这太荒唐了!拥有特种部队队长的实力,却去可可西里干盗猎的事,这不可能。”

吕竞男道:“当然,这只是那名卧底按照他个人对特种部队的理解得出的结论。其实这名狐狼未必拥有特种部队队长的能力,也极有可能不是我国的军人,国外一些王牌特种部队的普通队员,说不定也有这样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猛然中断,却见卓木强巴正瞪着一双大眼向自己望来,两人竟然同时联想起巴桑在那冰宫内说的那段话……

“他叫西米,也是一只蜘蛛。”

“最后那次,他没去。”

而卓木强巴还想到了更多——

“哼哼,可惜我们这群特种兵,却沦落到要靠盗猎为生了……”

良久,卓木强巴才喃喃道:“这也太巧了吧,可能性很小的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