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斗

巴桑只需同时闪避两三名大力士,对此显得游刃有余,他一直观察着卓木强巴,心中的震惊一波高过一波,他一直以为,自己能和强巴少爷打成平手,可是今天看来,自己绝对不是强巴少年的对手。

那种怪异的打法,更让大力士们感到力不从心,不知道该何从下手,很快就被打得“嗷嗷“直叫,那情形,就像一群公牛围着一头狼,虽说他们貌似强大,却只能吃草,而那狼,却要吃掉他们。

卓木强巴站在大力士当中,当他停下来,没有人再敢靠近,他那握拳的手,依然在微微颤抖,不够!还不够!自己都无法控制,那拳头,它自己想递出去,一次又一次,飞速地击中他人的身体,他再次冲了过去,大力士们不由自主地闪出一条道来,避免发生直接冲突。

终于,当所有的大力士都倒地之后,卓木强巴的心情才稍稍平复,那种心情,就像种庄稼的农民,一天劳作后微感疲惫,但却很是欣喜,为什么会产生一种满足感?卓木强巴不解。那小胖墩,则早已不知消失到哪儿去了。

卓木强巴不理会满地翻滚呻吟的巨汉们,来到巴桑面前,询问道:“还能走吗?”

巴桑急促呼吸着反问道:“你……你吃了什么?这样,这样打都不累么?”

卓木强巴耸耸肩,道:“不累啊,我也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来,我扶你起来,我们离开这里。”他看着自己的手掌,同时心里回忆起吕竞男的话:“通过呼吸,你甚至可以获得,比单纯的肌肉训练更强大的力量,更完善的内环境,更好的精神状态和更敏捷的反应力。”

还没走两步,又遭遇敌人阻截,竟然是那胖子去而复返,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戎装劲旅的外国人,身后的那群外国人个个黑色西服,手持警棍,看体型和外貌,不像当地人。那领头的外国人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大力士,用英文对胖子道:“刘,你看,我们要是早合作,也不用搞成这样啊。”

胖子刘少了两颗牙,说话露风,那囫囵的英文只能说清一半,他道:“安德烈,你少得意,我们的合作只是暂时的,以后怎么分以后再说。你暗中派人跟着我,这笔帐,我们以后还要清算呢。”

安德烈笑,对卓木强巴道:“啊哈,卓木强巴先生,久仰大名,我家主人希望请你去他那里坐坐,不知道肯否赏光?”

卓木强巴看了巴桑一眼,道:“没看见我正忙吗,以后有空再登门拜访。”

安德烈道:“中国有句熟语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竟然这么巧碰上了,就请吧。”

巴桑看着卓木强巴,摇头道:“我没力气了。”

卓木强巴道:“他们请我我们就去么?那也太小觑我们了。”

安德烈竟然能听懂他们说的中文,笑道:“卓木强巴先生,你很耐打,不过……”看向身后的黑西装们,道:“一个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,我的主人脾气很坏,请不要激怒他。”

卓木强巴看了看那些戴着黑手套,手拿黑胶棒的家伙,道:“哼哼……”

安德烈道:“你手里握着金库的钥匙,所有的人都要找你,其实,你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与我们这些合法又讲理的正规大帮派合作,得到一大笔安享费,二是落入那些不遵纪守法的小帮派手中,啧啧,那可就惨啦,他们一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甚至不惜威胁到你的生命也要从你口中套取他们想要的东西,你瞧,聪明的你一定会从二者间做出明智的选择。”安德烈说得正气凛然,好像真有那么回事。

胖子刘冷嘲热讽道:“得了,安,别在那里卖弄你的口才,这家伙是块硬骨头,油盐不进,软硬不吃,能说服他,我早说服了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