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疾走

那名红发少年抢到公文包后,看似准备大力跃出天台,其实非常巧妙地一个转身,单手攀住天台围栏,将公文包往嘴里一放,看准方向,手一松,向下层落去,此时,卓木强巴和巴桑刚刚起步。

两人赶到天台外沿,只见那名少年已经坠下五层楼了,他双手搭在窗台外缘,双脚靠在墙上,身体像猴子抓着树枝一样荡了两荡,手一松,跟着再一抓,整个人已经落在下一层窗台边缘,巴桑道:“真快!”

卓木强巴道:“冬天的窗户都是关着的,他不可能钻进窗户,能追上吗?”

巴桑道:“哼哼……”扔掉包裹,单手在天台围栏一撑,整个身体翻出天台,“当“的一声,准确落在一台空调外挂上,跟着向左,看准下一层空调外挂跳了过去。

卓木强巴看了看,虽然比那少年快,但快不了多少,这样会被那红发少年逃掉的,他一抬头,就看见了旁边的拉着横幅的广告气球,想也不想,将横幅往手腕上一绕,拔刀一挥,直接跳了下去。

三人先后从天台上跳下,普利托夫才从惊魂未定中苏醒过来,被吓得气喘如牛,突然眼前一亮,啊,他们把钱留在这里呢,他捡起散落的钞票,鼠头鼠脑地向楼道走去。

卓木强巴利用大氢气球减轻自身的重力,身体在垂直的墙面上大踏步地奔跑起来,很快就超过了在空调外挂上跳来跳去的巴桑,直接向下俯冲。

红发少年下到底层,在仅有一层楼高的商铺顶端奔跑,刚跑出不到十米,卓木强巴也已经着路,就地一个侧肩翻滚,跟着松开手臂上的氢气球,全力追击。听到落地声,红发少年没想到有人竟然这样快速,不觉一惊,扭头看了看,当他看到卓木强巴脚下,顿时冷笑,皮鞋!因莫斯科天冷,卓木强巴和巴桑都穿的是有毛的高筒皮靴,用来踢人很有劲,但是用来跑步,实在是不易。

在平板楼顶卓木强巴身高体壮,很快就拉近了与少年的距离,可是,就在即将抓住那个红发少年时,他将公文包一甩朝东,自身转而向北,东边早有一名绿头发少年接应,用个帆布口袋将公文包一套,往背上一背,与红发少年各自往不同方向奔跑起来,卓木强巴只得放弃红发少年,转而去追背包的绿发少年。

绿发少年比红发少年更为瘦弱,看起来衣衫更单薄,但动作却极为敏捷,很快就跑过了这片只有一层楼的商铺区,对面是另一栋二十层高楼,中间横着约五米宽度的行人小巷,那绿发少年没有停息,直接在商铺边缘纵身一跃,跳过五米的街区,落在对面大楼一层外的花台上,并沿着花台长廊继续奔走。卓木强巴紧追不放,同样大步跳过街区,巴桑紧随其后。

花台长廊前面被一道约三米高的围墙分作了两个区域,绿发少年蹬蹬两步,直接上了墙面,跟着左手一探,已经攀住墙头,右手跟着拿了上去,身体往下一沉,双手用力一拉,双脚发力一蹬,整个身体便弹往墙的另一端,没有丝毫阻滞。卓木强巴也到了墙面,跟着蹬蹬两步上墙,接着“嗤“的一滑,身体控制不住,头和墙撞了一下,顿时青了一块,他这才发现,自己穿的是皮鞋,与墙面不受力,巴桑赶了过来,他没有停下,只在经过卓木强巴身边时说了句“小心点。”跟着跑向花台外缘,将手伸过墙体,用力一拨,身体就如陀螺沿着墙的截面旋转一圈,转到了墙的另一面。

卓木强巴揉了揉撞青的额头,骂了声:“笨蛋。”跟着巴桑从花台的外缘侧身而过。

这栋商业大楼的第一层外沿都留有约一米宽的花台长廊,摆放着照射灯,广告箱,装饰物等多种器具,那名少年在各种阻拦物中上窜下跳,身体滑若游鱼,连卓木强巴和巴桑也追得十分吃力,跑,跳,腾,挪,要极尽身体之变化,才能避开各种障碍而不影响奔跑的速度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