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人意料的重逢

如此又过了两天,卓木强巴身体几乎完全康复了,他本打算立即出院,但是医生也很坚持,一定要让他再观察一天,加上岳阳张立等一时未见回来,卓木强巴便同意在医院多留一天。

闲来无事,和敏敏在草坪上漫步两圈,本想做一些恢复性训练,敏敏却告诫他不要太过张扬,那样的训练,是会引来围观的。卓木强巴只能随意地扩胸踢腿,凭空挥舞了两拳,只觉得一身上下精力无限,总想找个地方发泄发泄,突然升起一种感觉,难道这一切,真的和呼吸有关吗?

趁着中午人少,卓木强巴独自来到医院的老人疗养中心,他惊异地发现,原本只能做一千个左右的引体向上,现在竟然能做一千三百个左右了,而且完全没有体力超支的现象。他愕然看着自己的手臂,肌肉并未比以前粗壮,难道仅仅是改变了呼吸的频率和深浅,竟然带给身体如此之大的变化吗?卓木强巴自己明白,他做冥想的时间其实很少,远远没有达到吕竞男要求的那样,而吕竞男所说的脉轮,自己更是毫无感觉。而根据吕竞男的说法,当身体内有一个脉轮开始缓缓转动,那时才真正进入了另一种境界,那是一种,与普通的体力锻炼者相区分,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境界。卓木强巴更加坚定了冥想的信念,要想找到自己追寻的东西,要想保护自己不愿失去的东西,就必须变强,变得更强!

回到医院,卓木强巴准备步行回病房,在第三层紧邻楼梯的CT室门口,一名医生,正在拿着一张CT片对一名患者说些什么,此时走道内只剩下他们三人。卓木强巴本该直接转弯,跨上另一级台阶,忽然之间,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来!卓木强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仿佛自己周围同外界隔绝开来,时空停止不前,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包裹着自己,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,竟然让自己无法迈出一步,就仿佛死神已经攀附在自己后背,死亡气息已经喷到了自己的颈项之上。卓木强巴不明白,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什么让自己升起了这样恐惧的感觉,在自己认为已经足够强的时候,却突然感到无力反抗,只能任人宰割,灵魂在挣扎,好像要逃离身体而去,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不再受意识的控制。他给自己下达命令:“动啊,动一下啊,哪怕动一根指头也好!”可是全身僵硬,好像被施了定身咒,连眨眼也做不到,那一瞬间,好像整个人的灵魂,与身体完全分离开来。

卓木强巴可以看到患者背对着自己,医生带着口罩眼镜和帽子,两人正在谈论着,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,可是自己的身体却被定在那里,仿佛已不属于自己。不,那医生在看自己!那种眼神!那双眼睛里的眼神怎么会是那样的?嘲弄?讥讽?怜悯?不,一定是幻觉!究竟是怎么了?我的身体?动啊!

整个过程恐怕仅持续了一两秒,但这一两秒带给卓木强巴的冲击惊人的强大,他的呼吸也变乱了,心跳犹如快马扬蹄,直到那医生转身进入CT室,他整个人才如同虚脱般斜靠扶手,总算没有晕厥过去。

此时,那名患者也转过身来,卓木强巴有种认识的感觉,那个人自己见过,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的?叫什么名字呢?可是此时他的心脏怦怦乱跳,脑子里供血不足,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那名患者显然也看见了卓木强巴,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,朝卓木强巴走来。

终于,在那人离卓木强巴不到两步距离时,卓木强巴想起并喊出了那人的名字:“王佑?”

那人正是在阿赫地宫中,被卓木强巴等人救出的驴友王佑,当时仅相处了一天半,王佑便回到国内,此后一直没有联系,没想到竟然会在医院里相遇。王佑苦笑道:“你终于还是找来了,卓木强巴先生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