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巴狗的历史点滴

北平人到了台湾来能看见不少家乡的东西。不过全是有些形似而已,没有一件是百分之百和家乡的原物全然相同的。连北京狗都不例外。现在在台湾的北京狗只有两种颜色,一是浅浅的米黄色──称之乳色,另一种是纯白。身上绝无色斑。这些特点和真正在北平土生土长的全然不同,也只剩下体型尚属相似而已。正好像若干自称北平餐馆做的菜,只有个菜名是北平的,至于口味嘛,北平老人可没吃过。还有家很大的北平餐馆,北平人看了他的菜单都不认识,不但吃所未吃,竟连闻也所未闻呢。

那么现在的北京狗是那儿来的呢?台湾的来自日本,日本的来自英国,英国是在八国联军之后从北京抢去的,以后也运去不少,经过了若干的选种,造成一个新品种,推销到欧美和日本。已和原来的品种有所不同。

北京狗是指改造过的新品种而言的。原来的旧品种叫做哈巴狗,北平人平常叫它们为叭狗儿。它们肩高在二十公分上下,身长四十五公分左右。头大、额突、鼻梁极短。改良后的鼻梁更缩得几乎没有。鼻子要和额部在一个垂直面上才是贵相,北平俗称“刀切脸”,言其如用刀切过的一样平,双目要相距远,大而有神。后腿要高过前腿,尾毛长如扫帚,走起路来像金鱼游泳一样。从前北平人为了夸耀家庭的富裕,有六样做标准的东西:“天棚、鱼缸、石榴树,肥狗、金鱼、胖丫头。”第四样“肥狗”便是矮矮胖胖的几只漂亮的哈巴狗。金鱼缸在院中,养着七八寸长的大尾龙晴鱼。胖丫头只在上房侍候太太,在院子里可看不见。而且若遇上了怎么吃也胖不了的女孩子,也无可奈何。

哈巴狗有一种同宗的弟兄,叫做路斯狗。读者!您别以为这是洋名字,那就错了。这“路斯”二字我是写的音,竟不知该用那两个字才对。这种狗的一切──除了毛很短之外──全和哈巴狗一样。如果要显出“肥狗”的肥来,以路斯狗最容易,它体小,吃得好些,就胖得圆滚滚的,背梁反而洼了下去(二侧太胖之故)。

今年春节我写了三篇狗文,第一篇是泛论中国的狗种,穿插若干神仙和古人的对话,因为用图太多,交给了时报周刊。第二篇论北京狗的标准交给时报“人间”副刊。这一篇要讨论哈巴狗的历史,最为难写。近年来有不少聪明人养狗发财。只有我太呆,养了不少年的狗,竟不知卖狗赚钱之道,而斤斤于给狗修家谱,不是呆是什么。不过我想这类的文章别人也懒得写。如果找本狗书(英文的、日文的全很多)抄抄译译,我还不屑为之呢!下文便言归正传。

中国的民族复杂,以汉族为最主要的成分。在狗中呢?土狗是东亚的主流。它的远祖是满州森林里的狼。演变成狗之后头骨宽了一点,身体可小了些──为了散热起见,越往南越小。除了它们之外,也有些外来的狗种。中国人在盛行科举以前,对各种自然科学是相当注意的,常对于某一种动物不同的行为和形象,都各有专门的字。所以用虎和马为部首的字会那么多。现在咱们翻开最古老的字典──汉代的说文解字──来看看,就可知当时的犬种大概有几种了,我译出原文来:

尨──“犬之多毛者”,可能是狮子狗。

匈奴地有狡犬,巨口黑身。“狡”是一种大狗。

猲獢,短喙犬也。

猃,长喙犬也。诗经里有“载猃猲獢”。

猈,短胫犬。

獒,犬知人心,可使者。

在这些狗之中以短腿狗“猈”最近似哈巴狗。能在古人的几下出入。远古之时人席地而坐,用的几很矮,不过三四十公分高。您想想猈有多矮了。晋侯坐了战车去打猎,一天追逐完毕,回宫后,大狗跟着车跑,小矮狗可坐在车上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页